弶港生活网

猜你喜欢
查看: 310|回复: 0

[弶港文化] 《 新老弶港人》

  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7-6-7 14:07:2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记住本站:224237.com 或百度搜索:弶港在线 , 弶港人自己的本地生活门户社区!
《 新老弶港人》
作者:国防老兵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小淮剧

第一场
舞台背景:弶港镇街景
舞台左侧挂有一门牌,显示:弶港黄海村666号
(安微淮南人,梅娘,左手拿一信封,右肩上背一大编织袋和黑提包一只,从舞台右侧上场。)

梅娘唱:沿海改革大开放,
             我儿打工来弶港,
             娶了老婆买了房,
              成了新的弶港人。
   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  

      白:“我叫梅娘,老家在安徽淮南,儿子王老实到弶港打工几年了,过年在海上生产鳗鱼苗没空回家,带信叫我来弶港。这不,一路打听,终于摸到了。对!就是这家 !弶港黄海村666号”
敲门:“老实!老实!娘来了! ”
“家中没人,不要紧,孩子们一定很忙,我坐在门口等等,不急,不急哟”。
(梅娘从包中拿出一瓶矿泉水,一个烧饼,边吃边等。)

(王老实的妻子,杨水花,肩上挎一只时尚小包,打扮出众。从舞台左侧上场。)

杨水花唱:
我名本叫杨水花,
娘家不远在兴化,
来到弶港把工打,
认识了王老实,成了家。
王老实他人勤劳又听话,
他在海上生产鳗鱼苗,
我替他保管钞票,看好家,
抽空麻将玩两把。

白:“我杨水花,几年前从兴化到弶港把工打,工艺厂里织衣袜,经堂姐楊金花介绍,与王老实结婚。我,没有公婆,在家中当家作主,日子好过!
我的爱好吗?就是喜欢打点麻将,娛乐娱乐!
可今天手气特别差,出冲、扛冲,输掉二百八。倒霉,今天日子不好噢!”
白:哎!我家门口来了要饭的老太婆。
我说要饭的老太婆,出来要饭也不选个好日子,老娘我今天打麻将输钱了,没钱马你,你快点走,赶下家。
梅娘:儿阿,我不是要钱。
杨水花:嘴倒甜的,儿阿,儿的叫,哪个是你儿,我听阿渗人,不要瞎叫!你不要钱?要饭啊,家里不成煮,我在棋牌室吃的盒饭。
梅娘:我叫梅娘,从安徽到弶港找儿子的。
水花:噢!霉难?倒霉的霉,困难的难?
梅娘:不是的!是梅花的梅,爹娘的娘!
水花:随你哪个梅,反真就是倒霉,这里沒有你的儿子,快走!我要关门睡觉了!
杨水花关门。
梅娘白:我儿这找的什的老婆?红嘴边,像个妖精!皮气坏,像个母夜衩!哪像个过日子的人!哎!看来我儿子在弶港日子也不好过噢!
(梅娘在舞台一侧流泪!)
(王老实穿下水裤子上场)
唱:我王老实打工来弶港,占了改革开放的光,买了小船,买了房,成親安家在弶港!我自豪,我成了新弶港人!
白:这两天母親要来弶港,可是今天潮水晚,我的小船进港迟了,沒有能来得及去接她老人家,也不知道到了没有!
噢!门口有人,啊!妈!您来了,快!快进屋!
开门,杨水花出来!
杨水花:慢!杨水花抓住王大发的耳朵拉到一傍,你哪来的妈?你向我求婚那会儿不是说上无父母,又无姐妹,怎么突然冒出妈来了?
王老实:那会儿不是为了让您高兴吗?哪个没得父母啊!从天上掉下来的!
水花:噢!好哇!你骗我?我跟你没完!
梅娘在一傍听了十分难过,梅娘:你们不要吵了,都是我不好!我不该来,我走!
王老实:妈你別走!
杨水花:她不走,我走!杨水花提一包向左下,
(梅娘背包从右下,)
王老实追右妈:妈你别走!没追上!
又去追左:水花你回来!哎!这怎么好呢!沒得婆娘怎啊好,有阿婆娘又挨搞!嗳!追妈?追婆娘?追婆娘!追下
(梅娘躲在台边上,着看儿去追婆娘,跺脚!)“有阿婆娘不要娘,寒心阿!”
第二场
舞台背景:弶港供销合作社超市门前
梅娘唱:我满怀希望奔弶港,
投靠儿子度时光,
儿媳妇不肯把门进,一瓢冷水浇到脚后跟!
白:天黑又冷无处去阿,只好到这廊荫下过一夜,
明天乘车回老家!
后台合唱:一把屎一把尿把儿养,含心茹苦多少年,可叹儿媳不相认,流落弶港街头上,梅娘苦水往肚里淌……
白:我肚子好疼啊!天那!叫天天不应,叫人人不听……(梅娘肚子绞痛难忍,艰难地在地上滚爬!)

(张大宝穿下水裤上):今天小潮,进港晚了,唉!合作超市廊荫下有个年纪大的在哭,“大妈,这么晚您不回家?”
梅娘:我是到弶港打工的,沒有着落,沒处蹲啊!
张大宝:大妈,先到我家喝点热粥,打工的事明天我帮你找找看。梅娘:谢谢您!不麻烦您了!
大宝一摸梅娘头,不好,发高热,大妈!您哪儿难过?梅娘:肚子疼!大宝:我先送你上医院看看。背着梅娘下。
王老实上,“好不容易追到金花送回了家,接着再找我的妈。妈妈!”继续找下
第三场
场景:弶港沿海医院
值班医生:病人家属!大宝:在!
病人是您妈妈?大宝:是!不是!值班医生:到底是,还是不是?大宝:是,是大妈!值班医生:姓什么?大宝:不知道?值班医生:怎么搞的,看不看?大宝:看!姓张,张大妈!值班医生:您叫什么名字?大宝:张大宝!值班医生:签字!交费!大宝:好的!

值班医生:为什才送来!病人急性烂尾炎,已经化脓,再不开刀有生命危险!你们这做子女的怎么搞的!大宝:对不起医生!我的错!暗转
半月后    病床上
梅娘唱:大宝送我上医院,开刀度过鬼门关。十五天来,大宝、金花轮流服侍我,天天喂茶水,喂药又喂饭,还管我叫妈,不是亲人胜似亲。大宝是个好小伙!大宝阿!这有张卞,是我家的折迁款给你,拿去交医院住院费!剩下的就给您,是我的心意!
张大宝:大妈,不要,医院的钱我已交,这卡留你养老!大妈您家住哪?家里还有什么人?我帮你联系!好吗?
梅娘:嗳!唱:说来话长!我是安徽淮南人,
老伴半路先去,留下我一人。我有个儿子叫王老实,几年前打工到弶港。老家拆迁,我无处去,到弶港投奔儿度残年,没想到,儿媳不认,我进不了门!
大宝:噢!是这样!是她!里他!我知道了!
梅娘:您认识?
大宝:何止认识!是老熟人了!
大妈,这样!您不要急,您不是想到弶港打工吗?等你病养好了,出院到我家去休养,以后就在我家帮忙,我发你工资,照应我父亲!怎么样?
我替你养老送终,我家就是你的家,弶港人就是你亲人!

梅娘热泪点头。
场外合唱:世上还是好人多,人间自古有真情,无论天南海北人,到了弶港/是一家人!

第四场,
场景:弶港街景
杨水花:麻将棹上听人传,张大宝街上拾到一个干妈,还得到五十万元。据说老太婆是个安徽淮南人,和我丈夫王老实一个地方,难道是她,
不对,她个穷老太婆,哪有那么多钱?
今天,去先偷阿看看人,侦察侦察。
(远处看见梅娘扶着张老大)
不好,就是她!
噢!我好后懊,把个财神放走了!(急的双脚跳蹲)
不行!我是她媳妇,有继承权,五十万应该是我的!快去张家把妈要回来。
回家找王老实,找张家要人。

水花:王老实,我打听到了妈在哪!在张老大家。我们去把她要回来,那可是五十万那!王老实:啊!这么巧?怎么跑到张老大家!难怪!我到处找不到!想当初我刚到弶港上的就是张老大的船,人家手把手的教我捕鱼,后来把小船便宜卖给我,对我恩重如山,这五十万我不好意思去要!
杨水花:您这个没用的,气死我了!
我去找堂姐杨金花!
第五场
场景:镇海村888号
水花上
(王老实俏俏上)
水花:
金花!金花!
金花:噢!水花妹妹您来了!
近来可好!
水花:好是好哇!就是我家五十万票子被人家骗走了!
我说金花,当年您我姐妹一起从兴化到弶港工艺厂打工,后来您嫁了富翁周大宝,现在又要骗我婆婆五十万,您人心不足,您心有海大,为了钱,姐妹情谊全抛下!
金花:水花您说的哪里话,堂姐我对您并不差,当初您兼周大宝有父母,说什么有公婆日子不好过,您看不上大宝,然后我才把他嫁,沒想到后来鳗鱼苗大涨价,大宝发了家,您红眼,后悔!晚了!
姐帮你介绍的王老实,人品好,皮气好,无公婆。姐有什么对不起您?真是好人做不得!
(梅娘上,被水花看见了)
水花:阿哟!娘爱,我的亲娘,我找您找得好苦,这十几天我眼泪哭掉几大碗阿妈卖!您来大家说说看,到了弶港,自已儿子家阿不登,您坐阿人家,像个什呢稿子,让外头人说起来,我来弶港人不懂人事,好像我水花忤逆似是的,快跟我走!拉梅娘,
金花:她不好走,她一走,我公公怎么办,哪人照应,我要上船出海帮大宝张鱼样,现在外边找不到人上船,民工荒!拉梅娘!(两人争梅娘拉来拉去!)(水花放下梅娘,拉着金花到舞台边,俏俏说:姐阿!您把梅娘婆婆让给我,日后给您点儿回扣,怎么样?数钞票动作)金花:哌!什么人噢!(水花放下金花,又拉住梅娘到一边,)俏俏说:
娘阿听说您身上带了个卡,可要放阿好阿啦!现在处边坏人多,(偷看金花一眼)不要被人家骗阿!
梅娘:是的阿,外的坏人要防,家的坏人也要防阿,我人老但不糊,哪个好坏,我心的有数噢!(水花点头,是的噢,不自在。)
梅娘:水花,您认错人了,我儿子儿媳早死了,金花才是我儿媳妇.,张大宝才是我的儿!再说,银行卡我已送人啦!水花:你怎么可以送人!你!哎!……
(张老大拄拐仗上),误会!哈哈!误会!大宝已把全部情况告诉了我,大家都不要说气话!
王老实,别误会,钱在这,这是您娘老家的拆迁费50万卡,由你继承,我来见证,卞您娘保管。(卞还给梅娘)
还儿还有一张卡是我送给王老实的,这是您当年买我小船的八万元,还有这几年的油补,都在里头,密码是您身份证的后六位数。(王老实两手接过卞,发抖,不敢相信!水花见钱眼开,傻笑!)
张老大接着说:另外水花啊!老汉我今天要说你两句!您别着气。水花:亲爸爸您说,我不作气!你兼贫爱富、欺负丈夫、亏对婆婆!不应该阿!这也是你的老毛病了!
那年你跟我儿大宝谈恋爱,都定了结婚日,我家什么都准备好了,连请人都约了日子,饭店也定了,你突然反悔不谈,谦有个长年生病的婆婆,每年药费十几万,他娘一听儿子婚姻泡了汤,急火攻心,时间不长,无法医治把身亡。当然,你有婚姻自由,我们不好强求,也不想告你!幸好您唐姐金花良心好,看不下去,你谦异,她不怕,到我家充喜与我儿结了婚。
这次你婆婆,可怜她一人到弶港投奔你们,你不准婆婆上门,你良心哪去了!
王老实:周老大,我也想通了,没得婆娘就罢,我要同杨水花离婚,她是坏女人,妈妈只有一个,我不能没有妈,(下跪),妈妈,我混蛋,我对不起你老人家!
周老大:老实,你知道错就好,就好!
水花:你!你!你王老实敢说同我离婚,(水花:不对头!傍白对观众,目前大形势对我不利!
我平时说的离婚是吓吓他,真的离了,我跟阿那个?哪来个人要我?舍不得!)
(水花突然嚎叫大哭)水花:阿又喂我的亲妈妈嗳!(水花坐到地上,右手拿一手帕,喊一声擦一次眼泪,众人扶起水花)水花:都是我不好噢妈卖!您们大人不记小人过,张大老板嗳!亲爹爹嗳!对不起噢!(行礼鞠躬),我亲爱的老实嗳!我爱你哟!(拥抱),我的亲娘嗳!亲妈卖,您别着气噢,媳妇向您培不是噢!(侧身下蹲行礼)
水花泣唱:
我一不该对大宝太溥情,兼穷爱富狗眼低!
二不该气坏大宝妈妈,我缺德心眼坏!
三不该欺负丈夫王老实,欺负亲夫不应该!
四不该不肯婆婆进家门,不认亲情遭雷打啰,(打自嘴巴!)我不是人,对不起大家(大嚎大哭,众人劝尉)
张老大:好!好!好了!我们弶港人寬大胸怀,谁还没有错的时候,知错能改就好!咱们向前看!一切重新开始!
(张老大拉着梅娘的手)
我现在宣布一件事,我跟梅娘谈好了,她在我家照应我,我照应她,我们亙相关心,相伴到老!王老实,水花,过段时间我们俩到你家坐几天,也欢迎你俩到这里作客,这里也是您们的家!
众儿女:啊!鼓掌!好!
张老大:
我们现在是一家了,张老汉我找到了老伴,晚上有了个说话人,又增加了个儿子,儿媳!哈哈!
众子女:爸爸!妈妈!
张老大、梅娘齐:嗳!音乐起!
张老大:孩子们:不管有钱没钱,不能忘记亲情,不管钱多钱少,不能忘记父母养育之恩!
观众朋友们:无论新弶港人,老弶港人,天南海北在弶港投资、工作、学习、旅游、生活的人,我们都是一家人!众齐:对!我们都是一家人!
第六场
场景:结婚新房
张老汉,梅娘胸戴大红花,结婚仪式,全体鼓掌,鞭炮响!
张老大:现场的各位亲朋好友,微信上的朋友们,今天是我张老汉的大喜之日,晚上6点58分请大家吃喜酒,地点:姜二弶港国际大酒店,一定要来哟,记注:不收人情!
全体演员向台下观众扔发喜糖
音乐起:前后台演员合唱:新老弶港人,我们是一家人,大家同努力,弶港更美丽!谢幕!

国防老兵写于二O一七年七一前(初稿)

使用 高级模式(可批量传图、插入视频等)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会员

Copyright © 2009-2016 弶港在线 (http://www.224237.com/)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
免责声明: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

版权所有:东台市港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信息产业部备案/许可证编号:苏ICP备09028091号 苏公网安备 32098102320999号   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