弶港生活网

猜你喜欢
查看: 77|回复: 1

三仓河畔之遥远的弶港与海堤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7-4-16 08:41:0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记住本站:224237.com 或百度搜索:弶港在线 , 弶港人自己的本地生活门户社区!
弶港海堤那一带,我家人通常说“海里”,第一次去“海里”,那时我很小很小。“海里”一位本家叔叔结婚,我父亲自行车后面载着我祖母,前面车架上放个“爬爬凳”让我坐上面,一路向东骑行。我趴在车笼头上睡着了醒了又睡,颠簸了很长时间才到了。在本家叔叔家门口,漫天的沙土拍打着我的脸生疼,有很多的“树”随风摆动,我惊呼,“这么多‘树’挡着我望不到前头啊。”大人们都笑了,说那不是树,那是草。我才疏学浅,不知道那些铁锈色的草的学名。在我童年的记忆里,“海里”就是一个长着比小孩高的草且有大风离三仓很远的地方。
         由于交通不便,在我的印象里直到我长大了才又去过“海里”。在这期间,关于弶港的点滴,都是听人们说起。谁家姑娘嫁到弶港了,条件多好多好,“走马廊檐”的瓦房子,抑或是大楼房啊,家里有彩电和录像机,八十年代的三仓,大多数人家还是黑白电视或者有人家没有电视。在那个还是用自行车接新娘子的时代,嫁到弶港的新娘都是得瑟地被拖拉机迎娶过去的。很多人到“海里”去淘金,捞“欢子”(蛤蜊),跟船队出去捕鱼,三仓的很多人家里都有下海捕鱼的丝网和大浮标。更多人去黄海里淘“软黄金”-----鳗鱼苗,从此一夜暴富,平步青云,富裕的弶港那个时候是让人羡慕的地方。再然后,内陆土地的不足,很多勤劳的农民到“海里”搭棚包田长西瓜,每到农忙时节更多的乡民去“海里”做临时工,以至于在新农岔路口曾经有个天然的劳务市场,农民们天一亮在这里等待被雇主用车请回家做农活。
      高中的时候,我的同桌徐是海堤人,现在海堤早已属于弶港管辖。徐和我关系不错,交谈之中居然还是绕了一圈的亲戚,她热情的邀请我放假去她家里玩。学校放月假那天下午,我背着书包和她一起去乘车,路上遇到她家在三仓的亲戚和她打招呼,徐说:“学校放月假,我今天‘嘎’(家)去。”亲戚说;“我刚上来,过几天再哈(下)去。”我听了好笑,“来三仓是上来啊。”徐说:“我也不知道,我们一直都这样说的。”学校门口早已有等待的中巴车,有车老板大声喊着“弶港!弶港!”一群海堤的同学回应,“我们去海堤!”车老板说:“海堤的车已经没了,一天四趟,已经回去了。”同学们都不信,继续往三仓东转盘走去,在转盘大约等了半个小时,还是没有车来,又一辆弶港的中巴车过来,大家商议之下还是上了弶港的车。一路上同学们说说笑笑,很快中巴车仿佛走到了一个尽头,一排排南北纵向的树,一条马路向南,一条向马路北,一条马路向西。“来,来,来,海堤的下车吧。”车老板的应声中我们都下了车,一阵大风迎面吹来,卷起很多沙尘,中巴车向南绝尘开去。一个刚下车的胖女人被沙尘呛了一口,破口大骂并打旁边一个男人:“狗日的枪毙子儿*养的,每年这个时候都要带我来六里看你老娘,这么多的‘糖灰’(灰尘).......咳咳咳,我最不欢喜这里的灰大,咳咳咳........”那个被骂的男人则用衣服蒙着脸一边挡灰一边挡胖女人的责打。
         大风过去,稍许了平静,大家在商量着怎么去海堤。一抹愁展之际,有人大叫“海堤车来了!”我们又蜂涌上了海堤的班车。上车后有人跟海堤车老板说弶港车老板告诉他们没车的事情,车上收费的女人说“听他徕恰区(瞎说)!”车子向北开去,徐指着窗外一排排的树告诉我,树的后面就是大海,她在来三仓上高中之前,每到放假常常和小伙伴们一起骑车到海边玩。我兴奋地想看看大海,可是什么都看不到,灰蒙蒙的一片,这次是真的大树挡住了视线。我们在海堤街上下了车,徐的父亲骑车摩托车带我们回家。一路上看到很多人家门口都有大灶,比我们平时做饭的灶大三倍多,我好奇问:“你们都在家门口用大灶做饭?”徐笑了,说:“那是熬薄荷油的大灶。现在行情不好了,有的人家不熬了,你看灶都塌了。”徐妈是个热情好客的阿姨,扎着长长的辫子,笑眯眯圆圆的脸,说话诙谐幽默,家里还开着一个小杂货店,各种零食;徐的爷爷是安徽人,徐和爷爷用普通话聊家常,原来徐的祖籍安徽。
         由徐的祖籍说说沿海一带居民的来历。数百年前这里本是汪洋大海,沧海桑田,海水东去,陆续有人迁徙过来。我认识一个女孩,原籍也是三仓的,他父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借了一条船,全家的家当全部放在船上,沿着三仓河划到弶港定居,在没安定下来之前在船上过了一段日子,她的弟弟在船上出生。新曹海堤弶港等地大部分居民的口音和东台堤西以及兴化一带很像,都是“子”话音。关于堤西“子”话音,有个笑话“瓷丝人桑该买资子,紫擦子,紫死了,刺死了。”(堤西人上街买鸡子,挤车子,挤死了,气死了)。我对这带的人口历史没有研究过,也没有这方面的历史资料参考。我猜测东台沿海大多数人都是由堤西迁徙而来,曾经另有同学说他祖籍后港。三仓许河一带则和海安一带的方言很像,都是“儿”话音,包子我们说“包儿”“肉包儿”,豆子“豆儿”“豇豆儿”,孩子“孩儿”。新街一带很多老人会讲海门外,据说是清末实业救国的张謇从海门一带邀来长棉花的农民,从此定居在这里。
       那年在徐家的一天半的时间,我受到了她全家人热情的接待,还有亲切的乡民过来玩,一起聊聊天,问问我们返校时间,都感慨所说:“放假天数太少了,这么快就上去了啊!”再后来高考结束了,我们各奔东西,直到前些年聚会才又见到了一次。
        近几年虽然回老家的次数不多,但是去弶港的次数比之前多多了。现在弶港的风依旧很大,但是“糖灰”(沙土)少了很多,应该是防风造林的喜果。条泥子垦区刚在建造中的时候,我们去玩几乎没什么人,自由自在的玩。这两年去海边,老远的地方车子就挤不进去了,还要等一会才能继续往前开。海边人山人海,都在体验赶海的乐趣。有个同学的小孩,刚上二年级,拉了班上几位同学拖家带口的到黄海边玩,同学家长直呼玩的太过瘾了,第一天玩的兴致勃勃的,第二天继续去玩。除了去赶海,一排排的风车成了东台滩涂独特的风景;很多人闲暇之余去黄海森林呼吸新鲜空气,这里还曾经举办了国际盛事。我家先生则是常常在海边一带寻找合适的钓点把鱼钓,沿海一带的地名比我这个本地人还熟悉。弶港街上也越来越现代化,“弶港国际大酒店”,成为很多返乡民众带外地朋友歇脚吃饭的首选之地。黄海岸边,从盐碱地变成了时尚小都市,以海纳百川的胸怀,迎接着西面八方的来客以及曾经在这一带生活的游子们。


沁园春·弶港
弶港风光,
千里沃野,
万里浪潮,
望堤东以外,
惟余莽莽。
南接长江,
两水相绕。
风车列队,
纵横岸线,欲与黄海连波涛。
待秋夏,
时瓜果香飘,
分外富饶。
人间此地一遨,
最是美景盛情相邀;
慕蹲门大饼,
竹蛏文蛤;
森林滩涂,
闲时海钓;
苏中骄傲,
海上明珠,
胜却多少仙境妖娆。
斯如此,
静待星月落,
莫得纷扰。
飘零伊人

发表于 2017-4-16 13:18:15 | 显示全部楼层
就东台而言三仓就是海里了,上百年前连三仓都是海,原海堤乡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东台政府组织“东迁”才设有的,那里是整个东台各乡镇迁过去的,也有堤东迁过去的,其中东迁第一批就是三仓的集中在海堤的前哨村,基本上一个村就是来自一个地方的,你说的同学后港的那他家因该就是在海堤村,至于你猜说东台沿海大都是堤西迁过去的就大错了,弶港镇原老早前就有了和东迁才设置的海堤乡不是一回事,那里的人就是更早以前三仓及周边地方人不是堤西的,在七几年政府组织东迁前东台沿海是没有堤西人的。
使用 高级模式(可批量传图、插入视频等)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会员

Copyright © 2009-2016 弶港在线 (http://www.224237.com/)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
免责声明: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

版权所有:东台市港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信息产业部备案/许可证编号:苏ICP备09028091号 苏公网安备 32098102320999号   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